一滴“白版酒” 两岸兄弟情

新闻分类:墨香酒韵 来源:上海市 倪玥玥 点击次数:0 发布日期:2021-10-09

听说我和爱人明天启程去台湾旅游,年近90岁的二叔爷晚上特地从台湾打电话告诉我:“你们来什么都不要带,就把我的最爱的、台湾买不到的东西带一点,这比什么都好……”我一听便知道二叔爷说的是什么,便连声说道:“二叔爷,都准备好了,您老就放心吧。”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二叔爷愉快释怀的笑声。

记得小时候,爷爷就告诉我,老家在山东省武城县千年古镇老城镇,他还有个二弟不到20岁的时候就随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,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。新中国建立以后,爷爷从部队转业到地方,就在安徽安家落户了。很长一段时间,特别是在那阶级斗争的年代里,家里人只能把二叔爷深深地埋藏在心里,从来不敢对外吐露一言半句,生怕招来政治上莫须有的嫌疑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一个春天,爷爷突然接到县台办一个电话,称他的二弟从台湾回来了,让他到合肥机场去接人。听到这个喜讯,爷爷激动得热泪盈眶,非要和我一道去接二叔爷回家。

40多年不见了,当年风华正茂的兄弟俩,如今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。回到家里,爷爷和二叔爷抱头痛哭,诉说着离别的伤痛和思念。晚上,奶奶按照老家的口味,精心准备了几个二叔爷爱吃的土菜,爷爷则拿出刚问世不久的古贝春白版酒对二叔爷说:“这酒,是老家那边的亲戚从武城捎来的,虽说包装简单,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档次,但酒的品质很好,我一直舍不得喝,今晚我们哥俩好好地喝一杯……”爷爷轻轻地拧开瓶盖,给二叔爷和自己满满地斟上一杯,顿时满屋一片醇香。二叔爷端起酒杯,凑到鼻子上深深地闻了一下,闭着眼睛,一仰脖子,痛快地喝了个底朝天,情不自禁地说:“啊,好酒、好酒呀……”酒席间,二叔爷说,他在台湾偶尔也听说过家乡的古贝春酒,但从来没有见,更谈不上品尝了。

爷爷告诉二叔爷,白版酒原是古贝春企业1996年采用五粮液工艺生产的一种“内招”酒,因为包装朴素无华而被称为“白版酒”,后来由于酒质上乘,口碑尚好,很快就走向市场,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,被誉为“北方的五粮液”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。二叔爷呷了一口酒,红光满面地说:“是啊,家乡水美谷丰,当然能酿出好酒啊,现在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,多好……”那一晚,久别重逢的老兄弟俩品美酒,话离别,直到雄鸡报晓,他们才带着浓浓的醉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

二叔离开大陆时,爷爷送给他两瓶白版酒,并一再叮嘱二叔爷:“这酒品质好,度数适中,年岁大了,想家了喝一点大陆的好酒,养生健体,能健康硬朗,方便的时候常回家走走……”

二叔爷想起不知今生何时再见,不禁老泪纵横,不停地点头回应。回到台湾以后,二叔爷经常打电话给爷爷,不时说起家乡的白版酒,因为那 “酒体清亮透明、窖香浓郁、入口绵柔、香味协调”的口感,使二叔爷对故乡多了一份思念,多了一份乡愁,多了一份自豪。

如今,二叔爷年事渐高,来回颠簸也不方便,但他对家乡白版酒和厚重的酒文化恋恋不忘,情结依然如故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浓烈。我们做晚辈的,总是千方百计抓住旅游或其他什么机遇,想办法给二叔爷捎上几瓶过去。二叔爷每天喝一两杯,对于在外漂泊多年的二叔爷来说,那是一种故土的情缘,是一种家的感觉,是一种永远的思乡情怀。

“满眼儿孙身外事,闲将美酒对银灯”,二叔爷喝酒之后时常吟唱画家丰子恺这首诗句,家乡的亲情、乡情、酒情全都装在这满满的酒杯里……